当前位置:库联信息门户网 > 教育 > 像消消乐一样的赌钱方式_美国司法部:贾跃亭在破产重组中有不诚信行为

像消消乐一样的赌钱方式_美国司法部:贾跃亭在破产重组中有不诚信行为

分享到:

像消消乐一样的赌钱方式_美国司法部:贾跃亭在破产重组中有不诚信行为

像消消乐一样的赌钱方式,(观察者网讯 文/张珩 编辑/徐喆)

美国东岸时间12月18日下午两点半,特拉华州破产法庭正式决议:将贾跃亭个人破产案件移交至加州中区法院。

另据外媒报道,由司法部指派的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受托人提交了一份动议称,由于贾跃亭在申请破产时存在“不诚实行为”,建议重新指派一位破产重组专项独立受托人,以全面管理贾跃亭个人资产并推进破产重组事宜。

美国司法部指控贾跃亭不诚信

特拉华州破产法院法官在下午2点20分宣布裁决结果,将贾跃亭个人破产案件移交至加州中区法院,继续进行。

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向观察者网汽车频道表示,美国当地法庭已经驳回了上海懒财、奇成及部分债权人方提出破坏所有债权人共同利益的撒消该破产重组计划的动议。鉴于更好更快地推进重组方案的执行,最大化FF资产价值,更好让每一位债权人公平公正地得到偿债以及审理便利性等因素的考量,支持将该重组方案转至加州中区继续进行的决定。并将与所有债权人一起共同努力,尽快推动重组方案的顺利完成。

与此同时,美国司法部专职监管破产程序的US Trustee部门直接干预了贾跃亭的破产程序。US Trustee代表安德鲁·瓦拉(Andrew Vara)在动议中指出,贾跃亭在破产程序中不诚信,未能维护他对剩余资产的受托责任。这证明了贾跃亭没有能力管理自己的资产,也无法获得债权人的支持,到目前为止没有在破产案中取得任何重大的进展,债权人有永远无法获得偿还的风险。

瓦拉举例称,贾跃亭在10月份申请破产时曾用FF控股公司的270万美元贷款支付了部分律师费用。作为贷款的筹码,贾跃亭将名下所有资产的担保权益(Secured Interest)交给控股公司。瓦拉认为,破产程序启动之后,贾跃亭的贷款需要获得法院批准,但是贾跃亭在没有获得批准的情况下贷款,违反了相关规定。

“这完全是毫无依据的指责,我们觉得该受托人存在对中国人的歧视态度,那些所谓的质疑我们将会尽快提交动议一一反驳”,对此,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核心人员向观察者网汽车频道表示。

针对受托人在动议中称贾跃亭在提交破产重组申请三天前发起了针对他个人破产资产的担保债权,受益人是他的关联公司Pacific Technology Inc。,贾跃亭随后向该公司提供了268.76万美元的有担保本票,用于支付律师费用。贾跃亭破产重组代表律师在听证会上当庭反驳称, 该项交易完全是在律师指导下完成,并未违反任何禁令,因为禁令并非完全禁止相关交易,而是有一定的限额,贾跃亭方的这一交易并未超过禁令限额,是完全合法的。

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向观察者网汽车频道声称,会持续按照债权人委员会和加州法院以及新指定受托人的要求再次完整提交各项证明材料。

贾跃亭破产重组超两月,至今依然僵持

北京时间10月14日,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FF)汽车发布声明称,为彻底解决个人国内债务问题,公司创始人兼首席产品和用户官(CPUO)贾跃亭于13日在美国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Chapter 11),并成立由债权人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的债权人信托。

该方案完成后,贾跃亭将把其在FF全球控股公司——Smart King有限公司的所有股权转让给债权人信托基金,以偿还余下债务。此后,贾跃亭将不再持有FF任何股权。

根据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公布的数据,至乐视崩塌以来,目前贾跃亭已偿还债务超30亿美金(约合人民币211.9亿元),待偿还债务总额约为36亿美金(约合人民币254.3亿元),减去已冻结待处置国内资产以及可转股的担保债务,债务净额约为20亿美金(约合人民币141.3亿元)。

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强调,贾跃亭90%以上的债务都是替公司担保的债务。

随后在今年11月25日,贾跃亭债权人大会在法拉第未来(FaradayFuture,FF)总部举行。据FF方面透露,共有来自20家债权机构的35位债权人及律师代表参加了会议。

在会议上,贾跃亭向全体债权人致歉,表示有信心尽快和债权人达成符合各方利益的债务重组方案,彻底解决债务问题。“FF是我的生命。债务重组的成功与否决定了FF的生死,也决定了各位债权人的利益。”贾跃亭在债权人大会上说。

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表示,重组方案通过后,贾跃亭在中国冻结的资产债权人可以继续处置,也可以向贾跃亭及妻子甘薇以外的债务人追偿,其在中国的个人担保会被全部释放。

然而,并非所有债权人都对贾跃亭提出的破产重组方案满意,同时,并非所有债权人都收到了债权人大会的邀请。

上海懒财资产管理公司即是未收到邀请的债权人之一。11月13日,懒财已经向美国特拉华州地方法院提交申请驳回贾跃亭的破产重组。

懒财的代理律师Chris Cogburn表示,由于语言和地域的差异,贾跃亭此次破产申请对中国的债权人非常不利。而贾跃亭的所谓破产重组方案仅仅是给债权人开出的一张空头支票。“贾跃亭让债权人去赌一家几乎相当于不存在的企业的未来?他连自己的债务都处理不好!”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破产重组案件进展缓慢,贾跃亭量产法拉第未来(FF)旗下首款车FF91的可能性也日趋下降。据《棱镜》报道,贾跃亭递交的财务信披文件显示,今年1月-7月,FF的净现金支出为2860万美元,截止7月31日的账面现金只有683.8万美元。而在2019年9月,距离FF91车型的量产还需5亿美元,距离IPO还需8.5亿美元。

© 2000-2019 库联信息门户网, All Rights Reserved.